倾与未来

请让我离开

01
      又到了一年一度,不对,一年好几度的,丧的时期。
02
      写文这件事,不为我,不为谁,不为任何一个人。到头来,它居然成为了我生命中最不值一提微不足道的小事。一开始,所谓的“写文”,都是奇奇怪怪的理由。从小学开始的,“看到大家都在写我也好想写啊”,再到初中仅仅为了消磨上课的时光和挤破头脑想进一个作文比赛的决赛,到高中,总算是正当了那么一些:因为脑洞太多所以找个地方放。
      其实也并没有正当到哪里去。
      可是似乎我口中的“不为自己”,说到底还是为了一己私利,填补无所事事的空白。仔细算来,这一补还就已经坚持了八年。
      八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把自己从小学开始写同人的时间算上去,也能把自己吓到。再一想,再过两年,写文居然可以成为我大半个人生都在做的事,不免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就是这几年磨练下来的破文笔,还被我想要拿去参加比赛得以作为进入大学的工具,想想还真觉得好势利啊。
      欸~我什么时候变成这种人了呢。
03
      一开学脑洞就无比匮乏,这莫不是个诅咒。
      哗啦啦的剧情就像是被锁进了小箱子还要藏在床底下一样,脑子里失去了无数的梗像空了一块,又找不到别的东西去填补,丧就占据了所有。我将此归结为丧的理由,听起来很有道理。
      OKOK,我知道这不能算是理由。
      被人评价说OK的时候感觉很妥协,可我一直很妥协啊。快要吵起来的时候不想讲话的时候,一直都是这么妥协过去的,不好吗?
      那你说不好就不好吧,反正我乐意,谁也管不着我。
      闲来无事往沙发上一坐,瘫。

      前几天,还是上个星期来着,体锻课跑到图书馆去和一群人研究格言上的小测试,说我很理性。SXY说你一看就很理性啊。哦,原来是这样啊,大概吧。还有一个说我潜意识什么的很自卑,ZXS说哈哈哈哈哈哈你原来自卑啊,我说还好手里没榴莲要不然一定往你脸上砸。
      就算问我是不是真的这样,我也不知道啊。
04
      作为一个写东西从来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写手,现在也是一样的状况。称孤道寡,还是刚刚从字典上看来的,很帅气。
      现在脑子里的句子只有,“在成为平凡的大人前,我们都曾是闪闪发光的少年”以及“我只喜欢你”,太玛丽苏了,一点都不像我。
      明明我小时候好喜欢玛丽苏的。
      不看电视剧不看国漫,不看大家都看的伍美珍以及谁谁谁,不喜欢猪猪侠武林外传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只看哆啦A梦猫和老鼠樱桃小丸子,只看福尔摩斯哈利波特和各种我妈给我买的书,还有玛丽苏。
      去掉最后一句,我还算个有深度的人。
      现如今堕落的,也还算彻底。
      我记得我还迷恋过郭敬明方大同花儿乐队河图,更多的还有二次元的种种,但从来没想过现在的坑掉的更深,命中注定吧。
05
      你看,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就像现在一样。说的明白一点,也许这就是一篇碎碎念。从题目开始,一直到最后一句,都将是碎碎念。
      又没什么不好的,我乐意。
06
      夏天要过了,秋天要到了,好冷啊,才不是我体虚呢。
    
      希望大家都不要感冒。希望我有无限的脑洞和精力和时间,能好好学习好好写文。
      这是当下所有的愿望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