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与未来

どうぞお好きに

【横雏】绅士

绅士
【最近被薛之谦的歌洗脑了,嗯。文章前面小虐,结局甜,嗯。横雏少年感设定,嗯。好的就这样,欢迎随时吐槽,嗯。喜欢打tag的我,嗯。】
      我想给你个拥抱,像以前那样,可以吗?
  
      已经有多久没和横山联系了呢?一周?还是两周?村上把最后一叠书放进纸箱的时候这么想着。
      “信五?你理好了吗?快点下来,一起去和邻居们打声招呼。”妈妈在楼下喊到。
      “我不想去了。”
      “那好吧,我和你爸爸去了。你最好快一点理,等我们回来就直接走了。”
      “好。”

      几天前,想去和横山道别,是横山妈妈开的门:“啊你找裕啊?他现在不在,和朋友出去了。你不急的话就来家里坐坐好了,我做了布丁,他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不用了不用了,其实也没什么急事。”村上连忙摆摆手,“就是有些东西想交给他。”说着递上一个铁盒。
      “那就,拜托伯母转交了。”村上鞠了一躬。
     
      转身离开横山家的时候,特意走得很慢,想着会不会再碰到他呢?走到转角的时候回头又看了一眼,刚好就看到穿着白色T恤的横山刚刚打完球回来,背上是一道又一道明显的汗渍。
      是真的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再看一看他,跟他说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哦,要搬家的事现在才和你说。
   
      一直没敢把这件事告诉横山,直到要开欢送会的时候,才跑到横山打篮球的地方跟他讲。横山傻傻地在原地愣了好长时间。
      欢送会的时候,好多朋友都来了。高中同学,初中同学,甚至有些不怎么联系的小学同学。父母帮自己包了一个很大的场子,叫自己好好和朋友们告别。朋友们一堆,送的礼物一堆,只有横山一个人缩在角落里,抱着一个大大的气球不说话。
      太多的人来,村上也无暇顾及横山。一个一个告别,收礼,客套,祝酒,一直到很晚,等朋友们都散了,才到横山身边蹲下:“对不起哦,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
      “为什么今天才告诉我?”横山抬起头,把气球扔到一边。
      村上沉默。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就是不想让横山知道,不想分开,不想让横山伤心。
      “你的人缘真好啊。”横山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尘,“这么多礼物啊,我没准备还真是抱歉了。”
      “没有也没关系的。只要yoko还在的话怎么样都好……”
      “怎么样都好?”横山抬高了声线,“那你不去东京的话也可以吗?”
      “可这是家里的事……”
      “那你连告诉我一下都不会吗?”横山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村上,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就在今天,这么突然,告诉我你过几周就要走了?”
      “对不起啊……”
      “这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事吗?你把我横山裕当什么了?”
      村上哑口无言。
      横山看着不敢回话的村上,拿起身边的一杯酒,恼怒地喝了一口。
      仗着年龄的优势,就可以用酒精麻痹自己了。哼,真好。
      村上呆呆地立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先走了。”横山放下酒杯。
      “等一下。”村上上前一步扯住横山的袖子,“我……”
      “等你想好了再来和我说好吗?”横山甩掉村上的手,“就算你说要分手我也不会惊讶的。”
     
      他说,分手?
     
      “信五,我们可以走了。”村上妈妈向邻居打过招呼回来,到村上的房间看看他理得怎样。
      “都在这里了”村上指指边上的几个大纸箱。
      “那这些呢?都是朋友们送的吧?不要拿走吗?”村上妈妈疑惑地指了指书桌上的各种礼物,“你连包装都没拆吧?”
      “没事,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朋友送的,拿着贺卡就可以了。”村上笑笑,“重要的朋友送的东西,都在箱子里啦。”
      “这样啊。那你快下楼吧,这些东西叫搬家公司的人来弄就好了。”

      走下楼梯的那一刻,忽然就想到了与他之间的交集。
      第一次遇见横山的时候,恰好是两个季节之间的留白。漫天的樱花还没来得及落下,灼目的烈日就已经在头顶炸开。刚升入高一的村上在校园里游荡,走到篮球场边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扣篮的横山。
      好帅啊。心里不由得这么想。
      下午去班里报道,老师分配座位。却看见自己边上就是打篮球的那个人。“你好,我是村上信五,请多关照。”村上伸出了手。
      “横山裕。”横山也伸出手握了握,一副拽拽的模样。
      两个人的同桌生涯就此开始,从高一一直坐到高三。
      村上学习很认真,上课时会一直做笔记,有时候横山无聊地找他来搭话也不会去理。而横山对学习没什么兴趣,每天不是睡觉就是在开小差,混混日子,一下课又跑去打球。村上看他这个样子,有时也会多理一份笔记,放到横山桌上。期末考试时凭着临时抱佛脚地看看笔记,横山也还能徘徊在及格线边缘。
      “要是没有笔记的话,我还不知道会考多差呢,哈哈。”横山说。
      “所以你认真学一下会死啊!”村上说着,又把一叠纸甩掉横山桌上。

      横山向村上告白也是在课上。打球打累的横山迷迷糊糊地睡着,村上难得不想听课,一扭头就看见趴在桌上的同桌。
      午后的阳光从窗外弥漫进来洒的刚刚好,横山白皙的皮肤被照的发亮。村上看着这样子的横山,手不自觉的摸了摸横山散乱的头发。
      “你怎么啦?”横山被吵醒,睡眼朦胧地说。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村上连忙缩回手,装作在听课的样子。
      横山爬起来,揉揉眼睛:“你刚才是不是在摸我头发?”
      “欸?嗯……你头发有点乱。”
      “哦,这样啊。”
      一阵尴尬的沉默。
      “村上同学我有事想和你说。”
      “哈?这么正式地叫我干嘛?”村上疑惑地看着横山。
      “你以后想摸我头发没必要找这种理由。”横山一脸严肃,“村上同学我喜欢你。所以你以后可以尽情地摸我头发。”
      “……欸?”
      “总之就是我喜欢你啦!”横山憋红了脸,“哎呀就是这样,所以,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村上呆呆地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横山见村上没反应有些尴尬:“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我愿意。”村上说。
      横山看着村上的大眼睛,忽然就傻傻地笑起来。

      村上翻看这手机里横山的照片,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好。
      为什么所有照片都是同一副傻笑的表情啦?
      “上车啦,我们该走了。”
      “好。”村上答应着妈妈的话,开门上了车。
      开往东京的一路上,村上一直在看手机。所有的照片都在这里了,和横山一起的自拍,横山打篮球的样子,横山趴在桌上的睡颜。全部都是他。
  
      横山打篮球的时候真的超级帅。
      大概就是因为看到他打球才喜欢上他的吧。村上想。
      班里时常有女生一下课就跑到窗边,想看看横山打篮球的样子。只有这个白皮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多撩妹(撩汉子),每次打完都喜欢脱下T恤露出好看的腹肌。故意的吧。
      村上没什么运动细胞,也只有坐在场边看看的份。有一次横山在校外打球,正好遇上一群不良来和他们抢球场,横山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是一拳,后来两边都开始打,伤亡惨重。
      村上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不敢插手。
      后来事情怎么了结的,他也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背着横山回家搽药膏,横山说怕被妈妈骂,非赖在村上家不肯走。
      “你就收留我一周吧,就一周,拜托了啊,不然这么多伤回家一定会被母上大人骂的!”
      “谁叫你和别人打架!”村上忍不住一掌拍到横山脑袋上,“一个球场而已啊,让给人家不就好了,大不了换个地方打。”
      “可我不甘心啊。”横山撅撅嘴,“hina就在边上我怎么能怂。”
      “你怂了我就会不要你吗?想太多了。以后不许再和别人打架听到没有?”
      “可明明是他们的错……”
      “横山裕!”
      “好好好我以后再也不打架了!”

      那一周横山待在村上家,不是在打游戏就是在和村上撒娇。一会儿说要吃咖喱饭,一会儿又说要吃布丁。害得村上一趟一趟往超市跑,一回来就在厨房里捣鼓。
      “好吃吗?”村上满脸期待地看着正在品尝布丁的横山。
      “唔……没我妈妈做的甜。”
      “横山裕!”
      “好吃好吃!我们hina做的天下第一好吃!”横山连忙改口。
      还有就是晚上横山总喜欢挤到村上的单人床上来,明明睡不下,却还是抱着村上不肯撒手。他说每天闻着村上的发香入睡感觉很好。
      “可我感觉很不好。”村上说,“挤死了。”
      横山一脸的小骄傲:“我不管,我就是喜欢hina。”

      以前的事,散了就散了吧。村上想。
      关上手机,窗外的路标显示离东京还有多少多少千米。
      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再回去呢?

      第一次觉得横山像个男朋友的样子实在高三要备考的时候。大概是太累了,前一天晚上又复习到很晚,村上在数学课上感觉到身体很不舒服。一边的横山凑上来问怎么了,回答说不知道。
      “你额头很烫啊,发烧了?”横山伸出手摸摸。
      “嗯……大概吧……”
      “我送你去医务室吧。”横山说着举手向老师示意,然后扶着村上去了医务室。
      “啊……这样的话后面几节课都没法上了……”村上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嘴里含着温度计。
      “你这样还上什么课啊!”横山忍不住喊了出来,“好好在这里休息吧,我陪你。”
      村上不再说话。
      横山手里拿着温度计,一脸的苦恼:“39度欸,发这么高的烧,真是。”
      看着村上苍白的脸,横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始教训他:“跟你讲了多少次了不要学习到那么晚,身体重要还是成绩重要?你知道你这一生病我有多担心你吗?你现在的脸都白成这样了你也不知道注意一点……你傻笑些什么啊!”
      “不知道欸。”村上挤出一点点笑容,“大概是因为……现在的yoko很可爱吧。”
      “不是这个问题啊!我现在很正经地和你讨论你生病的事……你别这样笑了行不?”
      村上忍住微笑,点点头。

      横山就这样配了村上一个下午。没有打球,没有睡觉,没有无所事事。而是给他倒水,喂他吃药,教训他安慰他。
      “放学了啊。”横山看着窗外走出校门的学生,“回家吗?”
      “嗯。”村上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来。
      “我送你回去吧?”横山说,“天气预报说,晚上会下雨。”
      “好。”
      横山回教室拿了把伞,牵着村上的手送他回家。生着病的村上手有些烫,横山拉着他的手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温度。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却也不尴尬,就这样静静地走。
      天气预报没错,不一会儿天上就开始飘些雨花,横山撑起了伞。村上咳嗽了几下,脑袋不由自主地靠在了横山肩上:“怎么还没到啊……yoko……我好累……”
      “欸?你怎么啦?”
      “有些……困……”村上感觉自己快要睡着了,眼神有些迷离,“还没到家啊……”
      “你可别在这里睡着啊。”横山耸耸肩想叫醒村上,“欸你等等……”话还没说完村上就已经像是晕倒了一般。
      雨有些大了起来,怀里抱着村上的横山没办法再腾出一只手来撑伞,只能把自己外套脱下来勉强帮村上遮遮雨,然后赶紧跑回家。
      那首歌怎么唱来着,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把村上送回家,村上妈妈开门看见自家儿子以及被雨淋湿的横山,特别惊讶,想叫横山进来换件干的衣服再走,顺便拿把伞。横山摆摆手说不用,转身再跑回家。
      大概是因为平时一直在打球所以提抗力挺好,倒是村上一连三天都没来上学。看着身边空着的位子,横山想等村上回校了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村上真的回来了,所有要教训的话到嘴边都成了嘘寒问暖。

      少年啊。
     
      村上忽然又想起了自己拜托横山妈妈转交的铁盒。里面东西不多,大概就是几只横山在自己生病没来学校时折的千纸鹤,以及一封写给横山的信。
      村上不是一个善于直接表露感情的人,有些东西也只有在信里才敢说吧。

      yoko,对不起,没把搬家的事告诉你。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还没敢接受这个事实。到东京去,在那边学习,上那边的大学,在那边工作。我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再回来。我也很怕再见不到你。
      在这里的三年高中,谢谢你了。我还在想如果当时我没有觉得打球的你很帅,没有和你做同桌,是不是这次可以走的轻松一点。
      就当我说笑吧,毕竟yoko已经是我生命里再也不可能忘掉的人了。这三年,谢谢你啦。不管以后怎么样,我会一直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日子的。
      横山裕,一直以来谢谢了。

      不知道yoko看到信会怎么样呢?
    
      几个小时的颠簸到了东京,理好房间,出门,吃饭,到处游荡,都是一个人。
      第二天,去大学里熟悉环境,报道,遇到了几个新的同学,彼此交换联系方式。
      第三天,去超市买各种各样的食材,回到家,给自己做了一大份的布丁。
      第四天,新朋友邀请自己出去打球,依旧是坐在场边看看,但场上已经不再是那个人。
      第五天,在家睡了一整天,临近傍晚起床,正想找点吃的,却听见门铃的声音。
      “妈你回来了啊?”这么说着去开门。
      站在门口的却是那个人:“yo、yoko?”
      “你干什么一脸不想看到我的样子?”横山嫌弃地说,“既然这样我就回去了,亏我还千方百计地要到你家地址。”
      “别别别别走呀!”村上拦住他,“那什么……要不我们出去吃饭?”
      横山看到他这幅急切的小样子,不由得噗嗤一笑。

      在东京的街上,两个人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
      “喂,hina。”还是横山先开了口,“我以后就在东京混了,随便找份工作做做,反正也考不上大学。”
      “嗯。”
      “hina上了很好的大学对吧?”
      “也没有很好,就凑合着吧。”
      “hina。”横山突然转过身,“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你了。”
      “嗯。”
      “就算hina突然说要走,我再怎么和hina闹脾气,也还是喜欢。”
      “嗯。”村上也不知道要回什么好,就这样答应着。
      “你倒是表个态啊。”
      “我也是,最喜欢yoko了。”村上抬起眼睛,上去抱住了横山,“最喜欢我的yoko啦。”
      横山揉了揉村上的头发:“在东京,也要一起努力啊。”
      “嗯。”
      横山看着村上的大眼睛,俯身吻了下去。在繁华的大街上,车水马龙声里。
     明明像个小孩子一样,却是大人的deep kiss。
 
      “绅士要放的下。”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