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与未来

请让我离开

【横雏】陪你度过漫长岁月01

我看了眼日历,今天开始,以后每周六晚发一章,故事恰好在高考前结束
总结的一段不长不短的年月,最后还是给自己做纪念
参本文,因为剧情关系有不少maru和subaru出场片段,希望喜欢


01
       街上吹过的风已经有了淡淡的夏天味道,傍晚天空的暖黄色调映照着沿路河流,江水汩汩而过,似在冲去春末的最后一点凉爽。从公司走回家的丸山感觉到背后些许的汗意,忍不住脱了西装外套,还顺便松了松领带,有礼貌地向自家住宅楼下杂货屋的奶奶打招呼:“您好!”
       “哟,回来啦?”奶奶放下手中的报纸,“今天回来得挺晚啊?和你一起住的小伙子呢?”
       “奶奶,都说了他已经搬走啦。”丸山微笑着回答,“那,我先上楼啦!”

       丸山一直怀疑楼下杂货铺的老奶奶有轻微的阿兹海默症,因为她总是记不得丸山三年前的室友已经搬出去住的事实,可是她也只是记不得这一点而已。
       已经工作了五六年的丸山如今也还只是公司里的一位小小职员,本来还有室友一同负担房租,而现在他一个人却也只能咬咬牙坚持着过。
       走进楼道的时候,丸山习惯性地往邮箱里看了一眼。其实丸山既这个邮箱一直是空闲的状态,又不定报纸,朋友也只用网络交流,这个邮箱基本是空闲的状态。要不是因为前室友常和家人用信件联系,丸山甚至根本不会养成看邮箱的习惯。
       可是异于往常的,信箱里出现了一个信封,这让丸山在踏上了几阶楼梯后又折了回来,好不容易从一串“叮铃啉哐啷响”的钥匙中挑出已经有铁锈的信箱钥匙,更是费力打开了信箱,拿出了那封信。
      信封平滑的触感已经好久没有过了,白色的信封,除了邮票和邮编、地址外,甚至都没有写收信人的名字,背后也是一片空白,寄信人的信息等等一概不存在。
       哈???搞笑吗???

       “回来了啊?”丸山正奇怪着,遇上独自住在隔壁的邻居涉谷背着吉他下楼。涉谷是在酒吧驻唱的歌手,每天倒着时差工作,偶尔也会在丸山家蹭蹭饭。涉谷,三年前也曾有过一个室友,和丸山以及他的前室友常在一起聚会,也算是个熟悉的朋友了。涉谷看他一脸疑惑的表情,又补上一句:“怎么了?”
       “嗯……收到了奇怪的信,收信人和寄信人的名字都没写,我在想会是谁寄过来的。”
       “这样啊……可能是给你的也说不定呢?不想让别人知道就没在信封写名字了。”涉谷从丸山手中抽出信封,仔细研究了一下字迹,还对着夕阳照了照以确认里面的内容,“这个字有点眼熟啊……不过里面应该没炸弹什么的,你可以放心大胆拆开了看看。”
       “怎么可能会有炸弹嘛……”丸山无奈地的笑了笑,向离开的涉谷挥手道别,左思右想,还是把信放进了手提包里,“要是寄错的话……会过来拿的吧?”

       时针指向零点,村上敲完稿件的最后一个句话,满意地按下了“保存”,长吁一口气,如释重负。窗外夜色漆黑,村上左手撑着脑袋,右手不自觉地的揉了揉眼睛。连续几个小时盯着电脑屏幕,着实让他着实感到眼睛的不适。
       “信酱,是已经写完了吗?”编辑安田从对面的办公桌探过头来问。
       “啊,是的,我现在发给你。”村上连忙动起鼠标,打开自己的邮箱,“实在不好意思啊,拖到现在才交,还要你陪到这么晚。”
       “没事啦没事啦,倒是信酱要赶在截稿期前交稿一定很不容易吧。不过这次专栏写完了之后,应该是能好好休息一阵子了。”
       “嗯……嘛,之后还有新书发布会来着,还是要再忙会儿。”
       “可以,已经收到啦!我回家再看好了,先走一步了!”安田整理好桌上的各种文件准备离开,“都这么晚了信酱还不回去吗?”
       “嗯,过几天发布会的流程我还要再看看。”村上冲他点点头,“你先走吧,明天还要去见主编的对吧?”
       “啊……还要早起。”安田厌烦地的皱了皱眉,“那我先走了,你也早点休息。”
       “好。”

       目送安田离开,村上坐在电脑前,使劲睁着眼睛以驱赶睡意。编辑部的灯光有些昏暗,加上屏幕的光线又更叫人昏昏欲睡。文档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到场、新书介绍、记者提问……其实差不多的发布会也已经经历了几次,但是完美主义者村上还是不想出任何差错,也就耐着烦闷将流程看了一遍又一遍。
       作家这工作,村上做了也有五六年。当初出第一本书时读者根本寥寥无几,村上甚至怀疑除了亲朋好友外没有人会买他的书。现在几年过去,也算是有了起色,尽管还称不上热门作家,但至少粉丝人数比从前多了不少,勉强算小有人气。
       近期新书的工作着实让村上心力交瘁。和安田的讨论交流,往往要持续忙到深夜。他面对着眼前电脑里开着的文档,一时像脑袋里的东西都被人搬空了一样,什么也不想做。
       自从脱离学生时代,脱离了学生会的无聊事务,好久没有这种忙绿的感觉了啊。
        撑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村上打开新的文档界面,敲了两下空格键,自己又摇了摇头又将文档关掉,然后从办公桌上不常用的笔筒里拿出一支钢笔,又从手账本中撕下一页纸。
       平时写文章都用电脑,许久不用纸笔书写,村上实实在在感觉到了手的轻微颤抖,在纸上写下的字迹也如同刚刚提笔写字的幼童落下的笔触。
       “好久不见,见信如晤。”

       丸山把从便利店买的饭团摆到盘子里,刚要开冰箱拿啤酒,门铃就毫无预警地响了起来。打开门,果然是涉谷那张人畜无害的小脸儿:“欸?你今天不用去酒吧唱歌吗?来我这里做什么?”
       “什么嘛,你这一副不想见到我的表情。”涉谷脱了鞋,自顾自进门,穿过玄关走去客厅,还顺便往厨房看了一眼,“今天老板出去参加朋友的生日会,酒吧不开门。你晚饭就吃这些啊?我还想来蹭饭的呢,就没有更诱人一点的东西吗?”
       “你又没有提前说你要来吃饭,我这里可就只有饭团了。冰啤酒要吗?”
       “要!”涉谷在餐桌前坐下,像小孩子一样伸出手接过丸山递过来的啤酒,“对了,前两天你收到的信,看了没有?”
       “信?”丸山一愣,去开电视机的手停了下来,“哦,还没呢,一直放包里来着。”
       “快去看看啦,说不定真的是寄给你的呢,要是寄错了应该早就来拿了。”
       “说的也是……”丸山把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拿给涉谷,自己则坐到沙发上,在手提包里翻找着,“是放在这里的没错……啊,找到了!”
       撕开信封,信纸边缘的粗糙看起来像是从本子上随意撕下来的,丸山看着纸上的字,忽然眉头一锁:“欸???”

横山裕先生:
       好久不见,见信如晤。
       我不知道你是否能收到这封信,毕竟我连自己写的地址是否正确都不敢确定。如果它真的能够幸运地的到达你手中,你可以选择就此忽略接下去的内容,因为这些都是我在工作之余的一些碎碎念。不过我想若是你在看信封时就认出了我的字迹,恐怕这封信会被你直接撕掉,连看都不再看一眼吧。
       现在是午夜12时15分,我在编辑部的办公室里,刚刚忙完一天的工作。我从不关心自己书的销量,但听我的编辑说,是上本次书的销量比预计火爆不少,所以这次决定大肆宣传一下,期望能有一个好的结果。这段时间一直很忙,总是要到深夜才能回家,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太过于追求完美,想把一切都做得的很好,才会让自己这么累,但是想要做到极致的心情,你应该会懂的,对吧?
       抱歉,我是不是又用一副抱怨的语气说话了?我是不是因为总是在和你抱怨才导致你讨厌我的?
       算啦,有些事情我不想去想,你也一定觉得旧事重提没有多大意思吧?那么,现在的你怎么样了呢?我现在混得的不算好,也不算太差,但我想你一定比我好很多吧。从高中我们认识开始,你可以说是一直凌驾于我之上,你是被一众女生包围的学生会会长,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干事,就连我选择去足球部,都是因为我觉得要是待在篮球部会被你抢了风头。你看你一直都这么优秀,现在是不是也早已在公司里占下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呢?
       啊……抱歉啊,我又自顾自说了这么多你一定不想听的话。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总是和你抱怨这个那个,说些学生时代的无聊琐事,你是不是早就厌烦了这些,一点都不想听啊?
       刚刚去楼下便利店买了关东煮和啤酒,现在回来继续回来写。
       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不知为什么我对这个时刻非常敏感,我想这可能是你以前经常在这个时间回来的缘故。被工作文案困扰到很晚,subaru半夜又不在家,我只能去家楼下的便利店买好你喜欢的布丁或是手卷等你回来。为了不打扰maru睡觉,只能不开灯摸索着出门,撞到门框也是常有的事。明明都是给你准备夜宵,揉着头想向你讨一句安慰,你却总是“アホアホ”地的糊弄过去,所以我对你以拍头回敬也不算过分对吧?
       我好像又陷入回忆之中了,好想改掉这个习惯啊。夜深的时候、独自喝酒的时候、一个人上街游荡的时候,常常会想“要是yoko在就好了啊”。可是对于你的不辞而别,我也不能有过多的怨言,且不论是谁的错,毕竟我无法干涉你的选择我毕竟无法干涉。
       但是yoko,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你恨我也罢,毫无疑问我已经无法将你从我心里割舍出去了。
       抱歉,三杯啤酒下肚,我的思绪可能有些混乱,今晚先写到这里吧。
       山高水远,愿能相见。

       这是……信酱寄来的信?给yoko的?
       丸山拿着信纸,不知所措。
       餐桌前的涉谷已经开始啃第三个饭团,见丸山一脸紧张,放下手中的酒询问道:“怎么了?看你都快吓出汗了,总不会是什么恐吓信吧?”
       “没有没有,是高中同学寄来的,说是要办同学聚会。”丸山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编造了一个几乎瞬间就能被识破的谎言,“欸对了,你和yoko还有联系吗?就是你以前那个室友?”
       “yoko?”涉谷狐疑地盯着丸山,“嗯……说起来是好久没联系他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突然想起他了而已,明明大家以前那么要好,现在却不太见面,想想总有些心酸呢。”
       “骗人吧。”
       “没有没有没有,真的是这样。”丸山使劲点着头试图取得涉谷的信任。涉谷也不想再去揭穿他,耸了耸肩继续啃自己的饭团。反正是人家的秘密,要守着那就守着吧。
       丸山为自己瞒骗过涉谷松了一口气。信酱这封信,应该是要寄给yoko的没错,寄到自己原来的住所怕是记错了地址,看信中的语气,定是不想再让人知道的。
       “欸!这不是hina吗!”涉谷嚼着口中的食物,手指向对面的电视机,“maru快看啊,新闻新闻!新书发布……hina这日子过得不错嘛。”
       丸山手中的信纸似乎都要被手掌渗出的汗浸湿,他扭头看了一眼,短暂的画面随新闻主播的介绍一闪而过,却依稀可以辨认出是自己的前室友没错。
       “我果然……还是找时间去见信酱一面比较好吧?”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