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与未来

请让我离开

【横雏】陪你度过漫长岁月04

04

村上信五先生:

    见信如晤。

    昨晚又和subaru喝酒了。

    他很强硬地问我,对你到底是什么感觉。那一瞬间我居然有些感动,他的表情就跟当年天天撮合我们两个时一样。他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可以陪你走下去。

    这句话似曾相识。

    高二的时候,我跟你表白,其实是subaru背后逼着我这么做的。他在体育课下课之后,把我拦在更衣室里,一脸严肃地说:“去和hina表白,你们两个一定要在一起。”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因为只有你能照顾hina一辈子。”

    我承认,我是一个容易害羞的人。在对你说了“我喜欢你,请跟我在一起”之后抱住你;或者是在路上放开你的手,跑到你前面一个人走,其实都只是我脸红了,不想让你看到这样的我。对我来说,这显得我很没用啊。

    但我的确是个没用的人,并且现在越来越这么觉得。你看,我现在一事无成,就是打工勉强应付日常开销的水平。偶尔心情烦躁了,也只能一个人喝酒,生生闷气。我所有的话都喜欢憋在心里,对家人也是,对你也是,要不是subaru提醒我,我可能永远都发现不了。甚至是表白,也是在他的逼迫之下说出口的。你看,我学不会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想对你说的也只有在信里写写。

    我不是一个很好的人。

    我也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要是再强大一点,强大到有能力做好每一件事,不管是刻板的工作,还是对你的感情,强大到能把你一直留在我身边,这样该多好。

    的确,很感谢你的存在支持我成为了曾经每个人眼中的那个厉害的学生会长、聪明的年级第一、受欢迎的篮球社员。

    但我从来就不是那个能让自己认同的横山裕。

    subaru让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我一直没有,也永远不会不喜欢hina。现在的我只想让自己变得再好,再好一点。至少,要变成能够直言不讳、坦白说出内心想法的自己。

我常常想着,什么时候能和你在街上偶遇,我想在那个时候,可以毫不顾虑地大声告诉你:

    “我喜欢你,我永远都想在你身边。”

    绝对不会再被subaru逼着说了。

    昨晚他说,你过得很好,这让我很放心。我想也是,你其实一直都比我强大,你是世界上最完美无缺的人。高中生的你期待着能与我比肩,你不仅做到了,而且还超越了我。

    接下来,请这样的村上信五先生开始欣赏我的反超吧。

    请继续等待着一定会到来的,在大街小巷相遇的那一天。

 

    丸山从下班回家路过的书店买了一本村上的新书,只是抱着“好友出的书还是推一推销量”的想法,一到家,书就被随手放在了一旁。工作这么忙,确实也没什么时间看。

    “这样不行啊,买来不看不是浪费吗?”涉谷躺在丸山家的沙发上,拿起书,拆了包装。

    “你怎么又在这儿?不上班啦?”

    “谁说不去了,晚点我会乖乖去唱歌的。想吃你的粕汁了,烧点儿呗?”

    “行,书看完给我放茶几上别拿走,睡前看个十分钟的时间我还是有的。”

    “嗯……你要不还是再去买一本吧……”

    丸山去卧室换上居家服出来,心想着怎么这么快这书就易了主了:“哈???”

    翻看着后记的涉谷并没有去在意丸山满脸的黑线:“嗯……这书我要拿给yoko看,你看着办吧,要不等yoko看完了让他再还给你。”

    “……信酱写了什么?”

    涉谷合上书,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写了他的所有。”

 

    涉谷搓着手,后悔自己没有多带一件外套。横山住的公寓在老城区,看上去老旧得很,一楼大厅里冷气倒是开得十足。好不容易熬到横山打完工回家,居然都过了零点,却还收到了横山一个冷漠的眼神。

    “喂喂,yoko,我在这里等了都要两个小时了,你都不‘怜香惜玉’一下?”

    “这词不是用在你身上的吧?”横山瞪大了眼睛看着非要和自己一起上楼的涉谷,“你怎么都追到我家里来了,到底有什么企图?奸杀还是谋逆?”

    “谁要对你做这些事?我只是好心,你还不请我到家里坐坐?”涉谷把带来的书交给横山,“来来来,给我先开罐啤酒。”

    “真是,小心胃疼。”横山打开冰箱,取出保存的最后一罐酒,冲着涉谷的脸向他砸去,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好了,坐下吧,先看看作者名字。”

    横山从涉谷递过的纸袋中拿出书。清新的绿色封面上,紧挨着书名的四个大字刺得他眼睛发红。

    ——村上信五。

    “你拿走吧。”横山说。

    涉谷开啤酒的手停住了,“啪”的一声,差点被弹下的拉环夹到:“你说什么?”

    “我说,把它拿走。”

 

    “我现在不想看。”

    “什么都不想知道。”

 

    独自坐在沙发上的横山,看着涉谷还没来得及打开的啤酒,深深叹了口气。涉谷出门前那一脸的“横山裕你给我等着瞧”的表情,实在让他感到抱歉。

    并不是不想看,也不存在什么“不想知道”,而是已经看过了很多遍。书就放在枕边,每天晚上都能看到,一些片段更是已经了然于心。

    这一本书,对于横山来说,是故事,也是一篇回忆录。他甚至觉得,书里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像是在刻画他的年少岁月,一分一秒,刺入骨髓,难以忘怀。

 

    “お元気ですか?”

 

    他在后记里这样问道。

 

    “你好吗?”

 

    “我花了三年写完这本书,其中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回忆自己过去的年月。不知不觉间,几乎所有的文字都在怀念与他相处的时光。

    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世界就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就像头顶永远有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所有的一切,都在闪闪发亮。

    他在上课时转过头,非要夺走我手中的铅笔,笑容灿烂,根本无法反抗;他喜欢把学生会的事务都交给我做,“会长”这个称号,早就名存实亡;他明明知道我是足球部的,却喜欢拉着我参加篮球部的活动,其实充其量也只是站在场边,帮他看包,接下他扔过来的衣服,等到中场休息再递上水。

    但是,我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

当他成功得到了想要的自动铅笔,转身的一刹那,柔顺的黑发轻轻飘动,淋上的是盛夏的艳阳和少年的气息。

偶尔他在我面前审查交上去的文件,眉头紧锁,等抬起头又是明媚的笑脸。

烈日下他脱下纯白的T恤,细密的汗珠从他白皙的皮肤渗出来,那时的他,像是自带柔光的天使。

    他说:‘帮我拿着衣服,要是想逃,我就贿赂贿赂足球社社长,叫他开除你。’

    我想说我才不走呢。

他经常会在放学后的教室里,拉着我校对作业的答案,不到街边亮起路灯绝对不会回家。他喜欢在关上灯的教室里抱住我,蹭我的头发,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他说:‘只要这样就好了,有星光满天,还有你。’

    他说:‘我答应你,永远不会离开hina身边,我要陪着你一起白头到老。所以你不也可以走,你要一直跟着我,永远不可以逃。’

他有这样说过的。

在他和我表白的时候,他说:‘我喜欢你,请允许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寸步不离。’然后他突然抱住了我,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侧脸贴着我的耳朵,炽热到发烫。

    在这之前不知道‘喜欢’是什么。

    在这之后再也不会有第二个让我如此喜欢的人。

    和他已经分别三年了,可我依然能清晰地记起与他有关的一切。通话时的关心、牵手时的温度,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我记忆犹新。

    是时光告诉我,身后永无来者。”

 

    “我想告诉他我过得很好,希望他也好。”

 

    “我过得很好,你不要担心。”

    横山合上书,轻声说。

 

    窗外开始下起了小雨。

    涉谷接到村上的邀请有些意外,不过好歹是省去了自己跑去找他的麻烦。一来二去,把约定的地点定在了村上住的公寓,涉谷请假提前下了班,急急忙忙赶过去。

    村上打开门的一刹那,看到背着吉他的涉谷,傻傻地愣住了:“你……大半夜要来给我唱歌?”

    “我刚下班,酒吧驻唱的工作。”涉谷嫌弃地说,“谁没事儿要给你唱歌,又不给报酬。”

    村上苦笑了一下:“我一个人住可寂寞呢,你给我唱歌的话我当然会好好报答你了。”

    “寂寞?”听到这个词的涉谷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你们这高级公寓隔壁的隔壁,可有条乌烟瘴气的小巷子,里面尽是奇奇怪怪的按摩店提供各式服务,走过去不过十分钟,打个电话随叫随到,你说你寂寞?”

    “你就不能关注点别的吗?”村上哭笑不得地给涉谷递上酒和小菜,“对了,前几天约你的时候,你说有话要跟我说?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我这不是知道你寂寞么?”涉谷不怀好意地笑着,“你说你,当年一个隔三差五就要跑到天台和yoko搂搂抱抱、卿卿我我,还喜欢在放学后的教室说些不明所以的话、干些以为没人知道的事的人,我能想不到你寂寞?”

    “少说些有的没的。”村上忽然收起了笑容,放下筷子一脸的沉闷。

    涉谷听他这样说也不好接口,悻悻地喝了几口酒,赶紧转移了话题:“你最近出的新书,maru刚好买了一本,我就看了。”

    “哦?”

    “然后,我把书给yoko带过去了,但是他没看就还给我了。”

    “这样啊……”村上有些兴奋起来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那你是……已经看完了?”

    “没有,只看了一点,还没看完。”涉谷说,“但是hina,其实有很多事,我都是知道的。”

    村上低着头,沉默不语。

    “yoko当年喜欢你,我看出来了,所以叫他一定要和你表白。你知道的,他不是一个会把自己内心感情大胆说出来的人,所以我帮他策划了很多,告诉他要在怎样的时机成功率才会大。还有,有次我忘记拿练习本了,回教室拿的时候,刚好看到你们在说些悄悄话,我没敢打扰你们就没进来,第二天因为没写作业还被骂得很惨。就那个长得一脸凶样像是鳄鱼的化学老师,记得吗?”

    涉谷试图勾起村上的嘴角,而后者却只是淡然点了点头。

    “你在篮球场边看yoko打球的眼神,还有他欺负完你偷笑的表情,我都看在眼里。看得出来你是真心喜欢他的,hina,他也……”

    “他要是真的喜欢我,”村上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告诉我,他如果真的喜欢我,为什么当年一声不响就走了。”

    “他没办法……”

    “他到底还是不喜欢我了吧,只有我还像个傻子一样天天想着他能回来……”

    “hina你清醒一点,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涉谷拍拍桌子,酒杯里的酒被震得一直晃动,“你也知道你家里不同意你俩的事,yoko他也……你难道要他忍心看着你和最亲的家人吵架?分开?”

    “知道我不在乎这些……”村上的声音开始发抖,“我甚至都做好了再也不和家里联系的准备,我……”

    “可是hina,他不能这么做。”涉谷放低了音量,“他喜欢你,不希望你有任何的烦恼和负担。hina,他真的是希望你能和家人好好相处才走的。他没有不喜欢你,他只是觉得你能生活在家人的关心下也许会更好。”

    村上紧握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他抬起头望着头顶的灯,耀眼的灯光似乎能刺激自己把眼泪憋回去:“他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因为他知道做不到两全其美,所以选择了退让。”涉谷说完,起身拉开村上身边的椅子坐过去,搂过他的肩,“少来了,我今天可不是为了看你哭才来找你喝酒的,快把眼泪塞回你的泪腺,别老一张猩猩脸。”

 

    “作为朋友,我真心希望你们两个在一起,我清楚地知道你们有多喜欢对方。”

 

    “今晚不醉不归,我先干为敬。”


评论(2)

热度(22)